年轻赴台留学向名师学画八旬画家谢文川活到老画到老

作者: 时间:2020-07-08D生活播929人已围观

年轻赴台留学向名师学画八旬画家谢文川活到老画到老年轻赴台留学向名师学画八旬画家谢文川活到老画到老年轻赴台留学向名师学画八旬画家谢文川活到老画到老年轻赴台留学向名师学画八旬画家谢文川活到老画到老年轻赴台留学向名师学画八旬画家谢文川活到老画到老年轻赴台留学向名师学画八旬画家谢文川活到老画到老年轻赴台留学向名师学画八旬画家谢文川活到老画到老年轻赴台留学向名师学画八旬画家谢文川活到老画到老

1936年出生于芙蓉的谢文川,虽已年届81岁高龄,但他仍不时提着笨重的画具,跟随一群同好北上南下或东奔西走,只为将他所热爱的绘画兴趣进行到底。

即使生活再困难,他都不曾萌生放弃作画的念头,不仅如此,他还把绘画当成他生命的一部分,并坦言绘画无法自他的生命中被割捨。

“画家的任务就是把所看到的风景或人事物画出来,并在绘画过程中去除现实场景中的瑕疵,然后把场景加以美化,以製造心中理想的美感。”

获美国政府奖学金赴台深造

他说,作画不同于摄影,前者可跟着画家本身的想法去挥洒画笔,后者则是把最真实的一幕给记录下来。

提起他对绘画的看法时,他毫无保留地说出心中想法,而询及他学画的历程时,他也滔滔不绝地叙述着那一段早已尘封多年的往事。

他说,小时候,他是在和舅父同住时发现自己对水彩画产生热爱。

“舅父对画画很有研究,并时常抽空教导我作画的技巧。不仅如此,当他知道我热爱作画后,还经常自掏腰包买水彩画具给我。”

在民不聊生的年代,大部分人多是为生计而忙碌,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发掘或发挥自己的才华,但谢文川却获幸运之神眷顾,因上天不只是赐他高超的绘画天份,同时还赐他一个同样热爱绘画,且不吝花钱栽培他的舅舅。

谢文川在芙蓉中华中学完成学业后,原本就打算继续深造以成为一名专业画家,但因他的家境并不富裕,以致他一时之间不知该往哪里继续学业。

直到他在无意间获知到台湾深造的费用低廉,加上台湾的大学也设有美术系,所以,他才决定到台湾继续学业。

“当时,我向台湾师範大学申请学额后,很快就被对方录取,过后更幸运获得美国政府的资助,即申请到一笔奖学金,以支付在台的学费和生活费。”

他说,他在以这笔奖学金支付学杂费和生活费后,便无余钱作其他休闲活动,如旅行。

“现代的留学生多能一面留学一面旅行以增广见闻,而在我们那个时代,能够出国留学已是非常难能可贵之事,至于其他的休闲活动,我们根本不敢奢望。”

欣赏名师马白水豪迈画风

 

虽然在台留学的生活不算轻鬆,所幸台湾政府非常照顾外来的留学生,让谢文川乃至其他处境与他相似的外来学生皆能在三餐温饱的情况下顺利毕业。

 

“当时,我就读的台湾师範大学也备有奖学金供考获优等成绩的学生申请,所以,我就努力读画考好成绩,以便可以成功申请奖学金来补贴生活费。对于台湾政府当年对我们的照顾,我觉得很感恩。”

 

此外,他说,当时台湾师範大学美术系的教授多是中国有名画家。

 

“他们的教诲让我获益良多,且将我的绘画技巧昇华到另一个更高的境界。”

 

他披露,他最欣赏的画家教授是台湾当代一流水彩画家马白水。“马老师来自中国东北,有着东北人大气豪爽的性格,而他的画风就和他的性格一样豪迈不羁。“

 

在受到马白水的画风的影响后,谢文川的水彩画风也开始偏向豪迈路线,过后,他才慢慢摸索出属于他自己的一套风格。曾当电视台中文编辑谢文川大学毕业后,并未马上学以致用的投入绘画领域,他返马后,先是在马来西亚电视台当幕后中文编辑,主要工作是为西洋影片翻译华文字幕。

 

“以往的外国片都会附上中文字幕,但电视台后来取消了这项规定。我在国营电视台工作两年后,才回到森美兰的波德申中华中学当美术老师。”

 

他说,当时的教师薪资很低,但他仍毫不介意的执起教鞭,并在课堂上把他在台湾所吸收的专业知识倾囊相授,只为培育更多美术人才。

 

“那个时代的学生都很懂事也很听话,因为他们都是在支付学费的情况下才能进入独中就学,所以他们特别珍惜老师的教导。当然,我也很珍惜和学生相处的机会,有一次,我更主动向校方申请带学生到海边写生。”

 

他披露,校方早年多不鼓励教师带学生出门,因为担心会无法顾及学生的安全,但校方当时却“冒险”批准他的申请,让他得以让学生体验到海边写生的经验。

 

“唯有给学生实际体验,如带他们到郊外或海边等自然景点写生,才会收到明显的学习效果。”

 

此外,在中学执教期间,他也兼职广告设计的工作。后来,他在离开教育界之后,更全心全意往商业广告设计的领域发展。无论是在教育界和商界发展期间,他都从未中断创作,并不时到海内外展出作品。

 

获颁日本画会大阪市展奖

 

在1988至2014年之间,谢文川曾多次参加亚细水彩画展,并曾于2003年举办首场个人画展。

 

2012年,他更荣获日本画会大阪市展奖,而这对一名画家来说是极大的肯定。

 

此外,在本地画坛极为活跃的他也曾担任马来西亚现代水彩画协会会长、森美兰留台同学会查账等职,而他现在则任森美兰商余俱乐部副会长和森美兰艺术协会理事。

 

目前定居芙蓉的谢文川,这次为了接受访问,而特别远赴吉隆坡一趟,询及这趟行程会否令他感觉疲惫时,他说,他经常都会到各地参加艺术协会举行的会议、活动或画展,所以他早已习惯东奔西走的生活。

 

“我也会在即将于6月中旬举办的‘笔墨风采:马来西亚留台台湾师範大学校友艺术作品展’中展出5幅画作,希望能藉此与大众分享我的作品。”

 

此外,“活到老,画到老”的他也常参加两年一度的亚洲水彩画连盟展,显见他在画坛上仍活力十足,并为我国画坛献力不少。

 

治安欠佳常结伴写生

 

谢文川说,他最喜欢的莫过于写生。年轻时,他几乎每个週末都会背着画具和三五成群的同好到郊外作画。

 

“一定要携伴写生呀。你也知道,马来西亚的治安欠佳,要是一个人外出写生时出事了怎幺办?”

 

他披露,偶尔为了了望城镇,他和同好还会特别爬上高山去写生。“我们外出写生时都得带备大量食水,一是用来解渴,二是作画时需用水。”

 

他认为,水彩画必须善用水的张力和扩散特性来表现水彩的美感,而且还得把握颜料和水份交融的奥妙,才能创造出美好的画作。

 

“不同颜色之间的交会,也能激起独特的火花,那是水彩画家所追求的境界。”

 

他说,他早期总是外出作画,到了后期,他主要都是留在室内创作。

 

“我最喜欢的一幅画是在吉胆岛完成的渔村水彩画。我还记得当时在岛上的悠闲感给了我很大的作画动力。我喜欢渔村木屋,因那些木屋多是以原始木头搭建成,因此,木屋和周围的大自然景色极为相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