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力量 过好日子

作者: 时间:2020-05-22D生活播476人已围观


诊友会提到这样的状况,有时候生活中没有明显的事件。在自律神经压力评估,甚至压力指数也不高,自律神经状态在检测当下也很平衡。 后来有的诊友跟我分享,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身体、情绪、思考有时候都会进入到另一个模式,好像回到过往不愉快的童年经验,半夜因此突然清醒。

这些过往的心理创伤,或许在白天的时候没有什幺感觉,或是认为只是过去的经历。但是有时候创伤经验,只有在梦醒时分,好像过往的痛处突然被戳到了(梦到了),才发现原来还在痛。周末阅读九分之一的我--DID分裂与重生的灵魂解药有所感触,作者也提到因为创伤分成好几个不同人格,其实对于药物的反应不同人格会有所不同,也让我反思了这几年工作中创伤&解离诊友让我了解的事情。(DID:dissociativeidentity disorder,以前称做多重人格/现在诊断名改为 解离性人格疾患)
孩子的创伤可能出现在大人会忽略的地方 孩子跟大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很多的能力都还没有培养出来。像是小朋友难过、哭泣的时候,需要大人来协助安抚、照顾情绪。孩子就是从大人协助调节情绪的过程中,学习如何来照顾自己。作者除了受到父亲的家暴之外,其实在与妈妈的互动,即使有些事情程度上不到严重的家暴(妈妈破坏了她喜欢的猫猫)。对于成人来说,可能没有什幺大不了的,但是对于孩子而言,可能就像是最好的朋友被破坏了,就有机会产生负面的童年记忆。
童年可能就有迹象作者在很小的时候,就可以跟猫猫(其中一个人格部分)讲话。这样的情况其实可能是很常见到的。只是有时候我们对于这个现象的解读,不会想到是跟解离性人格疾患有关联。即使作者本身也有读过心理学,也知道有这个诊断,但是从被诊断,到后续尝试了解接纳这个情况,中间仍然需要一段时间。有时候诊友告诉我类似的现象,我会请他们想想,最早有类似经验是什幺时候。有些人告诉我在小时候很无聊,就有这样的朋友来陪伴她。时隔多年,在最近情绪低落时又再度出现,一开始还想不到是老朋友,透过治疗过程才慢慢跟老朋友再度熟悉。
负面情绪可能从过去坐时光机到现在只是这些,常常是替我们背负一些当时无法承担的事情。有时候这些过往的情绪,也会莫名的闯入我们的感受当中。作者就反覆治疗了多年的忧郁症。与複杂心理创伤有关的忧郁,可能对于药物的反应相比没有合併複杂创伤者那幺好,也有人是只要停药没多久,忧郁就会再捲土重来。(关于创伤解离的评估,可以参考:恐慌症不会好 解离在捣蛋)
找到自己的力量找到属于自己的好日子我们医师、治疗师的工作,就是协助诊友一起来发现、了解自己的状态,将所知可能有帮助的方式做说明。让诊友能在了解之后,选择适合自己的方法。在身心所能容纳的不舒服快要超过时,可以透过学到的身心调适技巧、运动、社交互动将能量释放出来。或是配合药物,展开对于刺激的防护罩,同时调整一下内在身心的平衡状态。即使人生难免有苦难,也没有办法事事都有SOP。透过与创伤案主工作的经验,让我相信,我们可以使用自己掌握的力量,来减少痛苦,找到属于自己的好日子。
关于身心容纳之窗可以参考:和解 当皮卡丘遇到内在小孩
参考资料:九分之一的我--DID分裂与重生的灵魂解药 谢雨辰着创伤有时候诊友身心情绪人格解离

相关文章